何冀平

酒後失言,酒後生事的事情經常有,這些天網上傳得一個很惡劣的打人事件,就是飯局上飲酒之後出的事。青稞酒是西藏名酒,青稞酒清香醇厚綿甜爽淨,最早青稞酒釀造一點也不複雜,在藏區,幾乎家家户户都能製造,以青稞為原料,配以高原的雪水,釀出味道甜美的酩酒自飲待客,人説,這裏的麻雀兒也會飲二両呢!

近日在看台灣李一冰著的《蘇東坡新傳》,書很厚,上下兩冊,幾百萬字,將蘇東坡的一生記述得十分詳盡,宋時文人優雅,常會飲酒賦詩,書中多次提到這樣的聚會場面,雖有時飲得過多,但從沒有過酒後生事。蘇東坡被貶黃州,是他人生最艱難困苦的一段,也曾自己釀酒暢飲。也許是宋朝的酒,多如我們現在的花雕黃酒,原始的藏區青稞,沒有力度吧。在香港吃大閘蟹,席間都會送上一杯薑茶,解腥去寒,飲後很受用,看來,如果宴席有酒,也應該送上一杯酒後解醉茶。

唐代貞觀十五年,一日唐太宗正在燈下看書,女兒文成公主求見。文成公主就要奉詔進藏,與吐蕃贊普松贊乾布成婚,行前想把茶葉帶進西藏,請示父皇御準。公主説:「飲茶有十德:以茶鬱氣,以茶驅睡,以茶養生氣,以茶表敬意,以茶養身體,以茶嚐滋味,以茶可以行道,以茶可以雅志,皇兒酷愛飲茶,請父皇恩准,帶些茶葉進藏。」

太宗當然應允,茶葉種類繁多,問文成公主要帶哪幾種?公主説:「最喜歡楚地產的灉湖含膏。」太宗説︰「灉湖含膏一年不過一二十両,是朝中珍品,數量不多,既然女兒要,哪有不給之理。」就命人打開茶庫,將歷年積蓄的灉湖含膏全給了文成公主。

文成公主進藏,到達青海。松贊乾布迎親的隊伍舉行盛大酒宴,飲的想來就是青稞酒吧。松贊乾布喝得大醉,一醉不醒。文成公主命隨從熬了帶來的一壺灉湖含膏,餵給松贊乾布。不多時辰,松贊乾布酒醒了,説道:「以往醉酒,一醉就是一個通宵,醒後頭痛氣短,脾氣暴躁,今日怎麼醒得這麼快,還滿口生津,喉底潤滑,頭腦清明。」

這就是以茶醒酒的功效。後來文成公主喝不慣牛奶,又用帶來的灉湖含膏熬成茶水,摻兑牛奶,成為奶茶,這是後話。可能她再也想不到,千年之後,奶茶做得最好的地方,變成香港吧。

中國古代以茶醒酒的例子還有不少,醒酒茶可以使人體不受酒精侵害,還可以免去不少傷人害己的惡劣事件,何樂不為?商家真該動動腦筋。